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戰南北,戰粽子,超級健康。

2020-06-25
端午節快過了,果然今年大家又開始在戰南北粽了。一邊說另一邊是3D油飯,然後一邊說另一邊舌頭有問題連豬油和麻油都吃不出來。每年這個應景的題目不見降溫反而越演越烈,讓有些朋友都出來說「台灣才多大而已戰這個很無聊」。   當然不無聊。   頭家在日本學民俗學的。民俗學的根本就是整理各地的民俗事象,然後從中整理出各地的差異,也提鍊出各地共通的「日本」元素。民俗學興起的時期,正好也是日本「文明開化」接受西方文明最積極的時代。當時的日本傳統常被視為「故陋」,是讓日本無法進步的原因。但是正因為民俗學的田野調查和事象分析,讓這些日本元素得以留存,也才有我們今天愛好的日本文化、也才有機會讓WAKAMUSHA這種「和魂台才」的品牌誕生。   若武者值得驕傲的戰國狂潮系列   在日本學習和調查的過程中,「食」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元素,而我也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例子。像是我某個學長來自香川縣,就曾經在酒過三巡之後豪言「香川以外的烏龍麵都不是人吃的」。然後名古屋來的學弟也直接說「豬排上如果沒有味噌的話根本不是豬排」,最後關東和關西的同學們分成兩邊,開始爭論到底蕎麦麵和烏龍麵誰才是真正的麵食王者。   結果第二天由身為「外樣」的小弟我拿出統一肉燥麵和維力炸醬麵泡給大家吃,得到大家一致「台灣泡麵讚えあ」的好評後結束了這場美食戰爭。   四國當地人介紹的烏龍麵名店「めりけんや」 四國高松市的烏龍麵「めりけんや」。 – Spherical Image – RICOH THETA 我覺得的關西最強蕎麦麵,京都「へん古」   這些日本朋友們,都有他們對自己代表食物的堅持,這是他們對自己鄉土的認同。但在這些認同之上,沒有人懷疑自己身為日本人的驕傲。應該說,正因為他們可以共享生在日本的驕傲,所以他們才有爭論這些美食經的空間。   台灣何嘗不是呢?   當我們今天在爭論粽子到底要水煮還是蒸的,到底要不要加花生,到底瘦肉還是肥肉才對,到底要配花生粉還是東泉辣椒醬的時候,你主張的都是你生長記憶裏的味道。而我們也在這些過程中開始確認我們身為台灣人、台中人、台北人、南部人……等等的身分認同。最後,我們站在同為「台灣人」的土台上,互相誇耀自己的熱愛鄉土的心。這有什麼不好的?總比我們小時候被教唱「踏雪尋梅」結果別說雪了林北連梅花都沒真正看過,明明住在大甲溪畔結果國文都在上「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好上一百倍吧。   之前我出了一款「地府牌泡麵」的衣服和抱枕,結果就被一堆會一點日文的人在那邊說「沒水準」啦,「抄襲」啦。講難聽點,這些人就是不敢面對自己的鄉土和成長空間。彷彿講日文或是捲舌講京片子就比較標準。他們對於台灣的思念,僅只於回台灣時吃吃路邊攤和媽媽煮的飯,然後繼續向身邊的人秋條說自己在日本工作好像很厲害這樣而已。   讚えら地府牌泡麵   有一些人會說「粽子也是中國來的中華文化」。那又怎樣?我們WAKAMUSHA也作了很多日本元素的東西。但是只要是我們產出的商品,那就是如假包換的台灣製造。粽子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深化,早就已經是我們台灣自己的文化。而這些戰南北的過程,都是在培養大家對於鄉土的了解和熱愛。久而久之對於我們的文化素養和國族認同,都是健康而值得鼓勵的。   但是肉粽還是不要加花生喔謝謝。

出陣!真田丸!—-老板的戰國兵人挑戰

2020-05-24
搭給厚,我是老板蔡桑。   我想只要是戰國同好,應該都有擁有戰國部隊的夢想吧!尤其是像大河連續劇「真田丸」開頭的那個騎馬衝鋒畫面,簡直讓我們這些戰國肥宅熱血沸騰。 當然,WAKAMUSHA也有許多真田幸村系列的商品,不過男孩子(?)也會想有擁有實體比較過癮的。在日本留學的時候,老板就常常在博物館看到許多「戦国ジオラマ」,也就是戰國時代的各種縮景模型。這些模型簡直讓歷史控愛不釋手,可是真的要買一組在家裏的話又是花費驚人,一組動不動就幾十幾百萬日幣在起跳。 好的,那麼就發揮我們的DIY魂像組鋼彈一樣自己來組吧!不過雖然各種軍事模型坊間不少,但意外地戰國兵人模型卻是少之又少,老板找了半天,除了扭蛋食玩類的戰國武將外,戰國兵人卻是幾乎絕種般的存在。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發現俄羅斯一家叫ZVEZDA(紅星)的模型公司,有出產這種戰國時代的兵人。於是老板買進了幾盒,準備來試試有沒有辦法實現男人的夢想(?)   包裝就是這樣,雖然是日本武士但是充滿各種異國風情(?)槽點。   總之開始組合。從小玩模型的時候我就是個手殘,我想這次應該也不會高明到哪裏去。 然後打開是這樣的。 其實細節做得蠻精緻的,還親切地附上了超小的織田和武田家紋貼紙。不過因為這次蔡桑想做的是真田赤備隊,所以暫時用不上這個家紋貼紙。然後隨包還附了產品廣告卡,一看就知道ZVEZDA是間軍事模型的內行エア公司。然後裏面還有幾個莫名其妙的零件和一張奇怪的卡。看了看之後我才發現,這組兩人一組的模型,似乎是用在這間公司設計的某種戰棋上用來當棋子的,而那張怪卡應該是桌遊的計分方式之類的。   不過雖然我一直因為手殘所以很小的時候就放棄組模型這個興趣了。但是我還記得好像小時候看過模型要在拆解組裝之前就把顏色上好才不會到時候細節上不了色。好的,那我們就開始吧! 呃……就當我覺得好像還好的時候,要在模型背上的旗指物上畫上六文錢家紋的時候馬上就吃屎了。 ……幹這到底三小。果然我有先買列印用的透明貼紙是對的。畢竟這個兵人組起來只有2.4公分啊幹。     然後經過一番惡戰苦鬥過程還幹幹叫的過程,終於塗料乾了然後把它先組了起來。 幹不愧是手殘的我,這個兵人真的小到我稍微力氣大一點就把馬前腳折斷了。組合完之後,再把剛剛剪下來沒塗到色的部分補上顏色。 好啦我知道前腳斷了啦。   不過說真的,這組模型雖然小,可是對孔和設計都還不錯。只要不是太細的部分,幾乎用轉的不必用到工具就可以拆下來。而且也不必用到模型膠就可以組合起來。   有沒有,和旁邊的壓克力顏料對比你就知道這組戰國兵人到底多小。 小到這種程度,連哀鳳都對不了焦了。但是組合起來還蠻有成就感的。 登楞。   這次算是好幾十年來老板第一次重新組模型。雖然專業玩家看起來應該很醜,但是其實過程真的蠻開心的。今天花了一點時間只先組了兩隻,不過熟能生巧之後應該會越做越漂亮吧!說真的,開這間店雖然賺錢也是目的之一,但是像這樣和同好分享資訊和雜感,其實才是真正讓我開心的地方。所以這次這個模型雖然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我也賺不了錢,不過還是有點小爽。還請大家祝福我趕快完成一狗票的完整真田幸村赤備隊吧! 然後最後當然要業配一下。點擊下面的照片就可以看到我們WAKAMUSHA的炫麗真田系列商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