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坂之雲博物館

 

坂上之雲的主角秋山兄弟,在日本奮力往上爬的明治時代裏,一個進了陸軍大學,另一個則進了海軍兵學校。之前也說過,這對在日俄戰爭中為大日本帝國立下極大功勞的兄弟,原本都不是軍人體系出身。但是在「富國強兵」的帝國主義時代風潮下,亟於擠身「列強」之林的日本,軍隊的訓練機構就是最大也最新的外國技術文化導入地。秋山兄弟也分別在這個時代,以不同的方式體驗到了何謂「世界」和「國際觀」。

 

講到國際觀,一般可能覺得以海洋作為活躍場所的海軍應該是比較國際化吧。所以,我們先來看看真之。

 

    

 

    在舊幕府時代,所謂的海軍是由武士階級的士族來接受訓練的。於是,雖然從海上霸權大英帝國找來了教官,但是英國教官在教練船上見到的卻是一群穿著和式袴服的帶刀武士,吃飯時間到了則是一堆人在甲板拿出小火爐來開始「埋鍋造飯」。進入明治之後,海軍兵學校位於今天東京魚市場所在的築地,在英國教官的堅持下,從明治四年開始全校進入洋式生活。也就是說在這五萬坪的空間裏,學生們連說的話、吃的東西、穿的衣服都是西洋樣式。這在今天可能沒什麼稀奇,但那可是大學生都還穿成這樣的時代:

明治十六年的慶應義塾畢業生紀念照

 

    所以當真之這群學生入學時,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咖哩飯而對著湯匙和餐盤發呆,一大堆人也是第一次穿洋式衣服,而在換裝時和鈕扣苦戰著。

 

    這就是秋山真之面對的環境。雖然是由英國教官進行教導,讓真之的學長們半開玩笑地說著「你們根本就沒有留學的必要」,但是像山本權兵衛、東鄉平八郎等經歷過維新的海軍前輩們,他們的養成的教育則是直接到德國軍艦上擔任船員,或是根本就是在英國商船上擔任水手來養成的。

 

 

    這就是明治海軍初期的現狀。一切克難而充滿了「日本特色」,但是卻從沒放棄任何更接近世界列強的可能性。

 

    同時間,已經從軍一段時間的兄長好古,正在陸軍大學校接受陸軍的精英教育。

 在幕府時代,日本的陸軍接受的是當時歐洲陸軍第一大國法國的訓練。但是在普法戰爭的普魯士大勝之後,急於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的日本立刻把學習的對象換成了普魯士。於是在軍官學校學習法語的好古等學生面前,出現了普魯士的名參謀梅克爾少校。這個號稱「毛奇的懷刀」、「智謀如泉」的名將,教給了好古們現代軍事中重要的補給觀念和歐洲的實戰經驗。而好古也在梅克爾的教導下,得到了「日本自古從未善用騎兵」的觀念,開始了他日後親手建設日本陸軍騎兵的旅程。

 

    爾後,好古和真之分別前往了法國和美國,學習當時先進日本百倍的陸軍與海軍知識。這種克難而從簡、但是卻充滿熱忱的向外學習過程,同時也正是日本擺脫東洋小國而往「列強」邁進的路程。但是秋山兄弟之所以能夠真正成為日後影響深遠的人物,除了求知欲和愛國心之外,其實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因素。

 

    在面對壓倒性的新知和威力時,能夠讓他們適應這些衝擊而化為己力,而他們也從未忘記的力量源頭,就是自己是個「日本人」。這或許也是我們在思考所謂「國際觀」和「本土」時的啟示。

 

    忘記自己是誰的人,絕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國際人。

 

 

 

    同樣改編成連續劇,同樣發生在艱苦而浪漫的明治時代,在日俄戰爭前後,其實還有另外一位偉大的秋山先生存在。

 

    秋山篤藏—-真正的名字叫「秋山德藏」。在日後成為宮内省大膳職司厨長,「天皇的料理人」的主角。

 

    雖然連續劇是由小說改編,也跟本人真正的生涯有點出入,秋山篤藏也晚生了秋山兄弟二十多年。但是篤藏同樣充滿了熱情和向上心,立志成為「帝國第一的主廚」,同樣在日本就開始修行和鍛鍊,最後帶著希望和鬥志,前往法國誓言要學會最高水準的法國料理。

 

    篤藏在日本國內從門外漢開始接觸到西餐,並從最下級的助手一路忍辱吃苦走到副廚的歲月,正好是秋山兄弟在二十年的臥薪嘗膽後,以日本存亡為賭注投身的日俄戰爭前後。雖然一在軍旅、一為庖廚,但是篤藏在面對洋食的求知欲和謙虛卻堅毅的精神,卻與秋山兄弟如出一徹。他們身上都看得到那種明治人深知自己不足而生的拼命精神,還有那種「只要努力就有機會」的樂天主義。

 

    日俄戰爭,日本終於用全國之力而得到代價慘重的勝利。也在戰勝的前後,篤藏帶著日本恩師牛刀前往法國巴黎。巴黎是自由之都、藝術之都,同時也是革命之都。但是等著從東洋前來的美食求道者的,卻是無盡的嘲笑與歧視。

 

    —-黃色猴子怎麼會懂真正的料理。

 

    日俄戰爭是第一次黃色人種戰勝了白人國家。這場戰爭讓日本具有了成為「列強」之一的資格,但同時也在西方掀起了「黃禍論」。於是對日本人學徒的歧視,對自視甚高的法國人來講,理所當然。但是篤藏用他的熱忱、用他在日本培養出來的刀工,克服了所有的歧視和困難,最後大成於法國,回國之後成為天皇專屬的料理人,也在明治天皇歿後的大正天皇即位典禮上擔任主廚,作出了與西方各國相比毫不遜色而讓日本作為「國際人」當之無愧的料理。而在那段艱苦的修業時光,篤藏是怎麼撐過的?很簡單,因為他的心裏一直迴盪著一句話:

 

   「讓世界看看日本人的『真心』」

 

    雖然日後的昭和時代,整個日本因為因循主義和過分的自信而進入了軍國災難期。但文明開化的明治時代,卻是日本少見的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完美結合的光輝時期。不管是秋山真之看到的海軍初期貧狀,或是秋山好古必須克服的落後落伍騎兵,還是秋山篤藏奮力追求的真正本格洋食。明治時代的秋山們,從未因為自己面對的惡劣條件失望,也從未放棄自己的樂天主義,而一路堅持到自己的理想終點。第一次真正面對「世界」的秋山們,除了學習和吸收之外,他們最大的資本,還是身為日本人的「本土」。

 

    最後,他們得到了什麼?答案,也很簡單。

 

    你看看今天日本這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