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日本極道論(一)—–極道的起源和分類

2020-08-22
      前幾年某個外省掛的老大回來台灣,馬上就佔滿了整個報導篇幅。一下子又「白狼」、又「俠客」的,讓我覺得感嘆不已。感嘆的原因不是因為許多人說的「台派要被殺了啦」之類的,大家想想,在黨國時代得以產生的所謂黑社會,與其說是兄弟,不如說他們是政商間的broker,吃香喝辣不已,真正凶狠的是領公家薪水的特務系統,他們要說殘暴還不排不上生肖。而且他們所謂的幫主、護法、堂主之類的,仔細考察一下就知道是參考自武俠小說的,如果再想到這些幫派都是這些仁兄學生時代組成的話,那還真的蠻配現在流行的「中二病」的。           在進入主題之前,我要強調一個重點。就是研究探討一個複合性社會團體時,是絕對沒有所謂的「一致性」的。也就是說,我們要講日本的黑社會,就不能、也沒有資格說「日本的黑社會就是怎樣怎樣」。一個團體裏常常會出現矛盾、不同的價值觀。而我們所探討的主體在這個社會組織裏所具有的「代表性」,更經常是見仁見智的問題。這是文化人類學的研究基本。我能告訴大家的,就是日本的黑社會組織「大概是什麼樣子」。而這個大概的樣子,當然也可能有無限的例外。日本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有機體組合。     好吧,既然我的專攻是在日本文史,那我們就來看看這個好歹歷史也兩千多年的國家,他們的黑社會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黑道的起源     日本的黑道,日文叫「ヤクザ」(YAKUZA)。語源眾說紛云,不過最多的說法就是這三個日文讀音分別是8、9、3三個數字,加起來等於20,在日本的一種叫「三枚」的紙牌賭博裏,因為規則是比個位數字,所以893加起來20的個性數就是「零」,也就是「畢幾」。     所以說,日本的黑道的名稱由來就是「沒路用的人」。     當然,也有因為黑道作風高調,就像歌舞伎的演員「役者」一樣,而由役者這個音轉音而來的。或是過去排解糾紛的人「役座」這個名稱轉化而來的說法。總之,黑道在日本是反社會集團的這個概念,是無庸置疑的。根據1986年出版的「警察學論集」,一般市民對於黑社會的印象為「反社會的邪惡團體」者超過70%,但是在「深夜的繁華街裏是否感受到黑社會的威脅」卻低於50%,而在是否「真正受到黑社會危害」的部分,回答「沒有」的則超過90%。     也就是說,日本對黑道有很極端的負面形象,但同時卻也很少實際被黑道傷害到。這個事實說明,日本的黑道組織其實擁有相當強的閉鎖性,和所謂的社會連結是很小的。簡單說,如果像「白狼」那種貨色,在日本一下就會被包起來沒得轉吃了。     好吧,我們來談談日本黑道的由來吧。     當然,就像之前我嘲笑「艋舺」裏的台詞,黑道絕不會說自己是「黑道」而叫「兄弟」一樣,日本的黑道當然在同行間也不會說自己是893,而會叫自己「極道」、「任俠」、「本職」、「筋者」等。這些名稱的意思就是在強調自己是通達人情世事、重視道義而且是「玩真的」的角色。當然啦,這也是一種幻想而已。而只要稍稍知道日本黑社會生態的朋友,就知道現在的黑道仍然有很重的形式主義,相當重視「交盃」、「緣組」等儀式。在民俗學的研究中,把黑社會的組織視為是一種「擬似血緣」的團體。也就是說把原本毫無關係的人,用「親分」「子分」「兄弟分」等關係,組成一個虛擬式的大家庭。所以說台灣所說的「老大」,在日文中則變成了「親分」或「老頭」。也就是說,你混黑道的老大就是林老北的意思。   極道最愛的刺青圖案之一不動明王: 【神聖之火】不動明王   還有讓你嗆公司名時更加霸氣的「安平港填海」短T: 【台灣製造】渡海興業代紋黑T"安平港填海"         傳統黑道的分類「的屋」和「博徒」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到武士和黑道間的相似性。     之前也在別的文章裏提到,武士本來就是私自武裝起來的農場主,由大農場經營者和其他農民組成的共同體。這個共同體裏,就是由這種勢力大或是長老級的武士擔任「親分」的角色而領導整個組織。這本來就是日本村落社會中常見的上下關係延伸,不過在武裝化、組織化之後,最後成了推倒朝廷權威的力量而已。而後,武士也獲得了朝廷的承認,成了雖然權威不及王朝、但實際力量卻遠遠過之的官方武裝力量。   原為食人夜叉,被大日如來感化後成為護法明王的金剛夜叉,為最適合浪子回頭的善良惡男穿著: 【污邪消滅】金剛夜叉明王         而在這個過程中,沒有被收編進去的組織力量,可說就是今天極道的原型。     為什麼這麼說呢?極道怎麼能跟武士比呢?黑道不是都是群為了自己利益而私鬥的反社會人士嗎?不過如果您看看初期武士間為了爭奪土地而發生的私鬥,就知道其實差在有沒有官方認證而已。作的事,其實武士也高明不了多少。       雖然沒有確實的史實根據,但是這些未被體系收編的人們,後來形成了兩種勢力,一種叫「博徒」、一種叫「的屋」(テキヤ)。博徒顧名思義,就是以「咚筊」和賭博為生的人們。而的屋則比較複雜,裏面又有一種系統叫「香具師」,簡單說,就是流動在各地作生意的組織。我們在日本寺廟神社時看到的緣市攤販,就是這些人士在負責的。   以神力打破貪、瞋、痴三毒,並且降伏印度教裏的大神濕婆神,顯示佛法的強大威力的降三世明王: 降三世明王 黑T         擺夜市的是黑道?沒錯,不要懷疑。想想,祭典時來逛緣市的人,哪一個人不是歡天喜地,心情和平日不同極為愉快的?在這種心情下,你買貴了東西,又有多少人會計較呢?這中間的利潤,可說就是的屋們的利益。而過去交通不便,江戶時代平民又沒有什麼移動的自由。於是巡迴各國的的屋們,也同時擔任了物流的角色。賣什麼呢?要講求利潤和保存性還有必要程度的話,古今東西皆然—-     就是賣藥了。     也因此,在重要儀式的時候,的屋系統的組織會在牆上掛起「今上天皇」、「天照皇大神」、「神農皇帝」的三個掛軸。沒錯,就是中國的那個神農大帝。甚至的屋系的組織有時會自稱「神農」,不是因為他們跟中國有什麼淵源,而是因為他們的商業行為和賣藥的關係,於是就奉這個嘗百草的傳說中人物為職業神。而博徒系統呢,則是掛著「八幡大菩薩」、「天照皇大神」、「春日大明神」的掛軸。「博徒」和「的屋」,就是日本傳統黑道的兩個主流系統。而的屋系統的極道,據民俗學者宮本常一的調查,還曾把謀生的範圍擴展到日本治下的台灣過呢。     下一篇,我們再來講講極道在日本的變遷吧。    

謙信公祭番外篇—-上越線美食攻略之越後川口休息站餅豬餐(もち豚)

2020-08-22
幾年之前,我去了趟新潟縣,為了就是參加紀念日本戰國英雄上杉謙信的「謙信公祭」。當然,我其實對主演上杉謙信的GACKT沒什麼興趣,為了是去體驗當地這種新形態的「都市祭禮」,並且看看能給台灣的文化事業帶來什麼啟示。而之前想說這次要帶一些台灣的朋友一起參加,但是因為決定得太晚而人數過少,旅行社那邊無法配合也只好斷念。不過後來自己跑去參加,真的還蠻好玩的。除了可以自己化身成為武士行列裏的一員,還參加了晚上的夜戰之外,白天還可以近距離看到GACKT這位傳奇渣男(?)的英姿。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是說我好像一直都還沒出到上杉謙信的衣服就是了。但是圖像和內容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敬請大家期待。畢竟這位戰國史上的傳奇軍神、也是我的偶像武田信玄的生涯最強敵手,也是台灣許多戰國迷的心中第一戰神啊。   順便來業配一下上衫謙信的宿敵武田信玄:     【台灣製造】武田信玄黑T"風林火山"         不過在講到謙信公祭的主題之前,其實我想來講講沿路的當地美食。畢竟出門不吃當地好料的,那可就真是棒槌或是沒有文化素養的某國人了(笑)。                    上面就是我當時出遊的行車路線,是由我留學的筑波市出發。不搭新幹線的原因是第一貴,第二是考慮到去到當地的移動便利性。      不過因為有年紀了,所以那時候就沒有賭強騎機車,而是乖乖地開車走高速公路了(笑)。不過其中一個目的,也是為了高速公路休息站上的美食。在台灣的「黃金傳說」等日本節目也常常介紹日本高速公路休息站上的美食。沒錯,和台灣不一樣,日本的高速公路休息站上,可不是一些又貴又不好吃的黑店,而是美食界臥虎藏龍的戰區之一。     好吧!開始正題了!     從東京出發要到新潟上越市,基本上可以走這次的路線關越道到了日本海盡頭的長岡之後,再走北陸道往富山方面到達上越市。或是直接從東京外環走上信越道,經過妙高溫泉等地之後到上越。美食的第一站,就在關越道上的「越後川口休息站」。                   在這裏要注意的是,日本上行(往東京方面)和下行(往地方方面)的休息站通常不是同一個地方。這次我們要去的,是越後川口的下行休息站。      至於為什麼選這個休息站呢?如果在冬天的話,這個地方號稱是全日本下雪量最多的休息站。那為什麼盛夏之際,還要來這個地方吃飯呢?      很簡單,因為我們肚子餓了。好吧,我們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吧!           越後名產「越後餅豬」做的豬肉蓋飯!          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古名越後的新潟是日本著名的越光米產地。但很多朋友也一定不知道,新潟的豬肉也是蓋出名的。「越後餅豬」就是新潟當地有名的名牌品種。所以到了當地,怎麼可以不吃一下這兩大特產合作出來的美味呢?   不過先讓蔡桑印象深刻的,是一進到新潟之後,味噌湯就不像一般台灣朋友對東京認識般的那樣鹹了。仔細一喝,原來是和辣味很合的越後味噌。加上蔥段的香氣,果然還在休息站,蔡桑就感受到了新潟美食的震撼教育。   然後很怨恨為什麼這裏的味噌湯不可以喝到飽。       好吧,接下來我們來試試主菜吧。先來試試炒豬腸定食。     口感很棒。醬油的香味有進到腸子裏。不過帶著淡淡的苦味,這也是這道炒豬腸貨真價實的證據。別忘了蔡桑在台灣可是炒麵和「腹內湯」的頭號粉絲,這道炒豬腸沒有一般內臟料理完全被醬料蓋住原味的毛病,醬燒的香氣中,還可以吃到當地地名牌豬肉以原味勝負的自信,讚。       接下來,來試試我點的這道豬肉蓋飯。             吃進嘴裏。果然,蔡桑的直覺沒錯。這款豬肉蓋飯好吃到爆炸。東京吉野家裏賣的豬肉蓋飯,和這碗比起來簡直是狗屎。越光米天下無敵的米香(注意,這碗飯煮得水分較多,和蔡桑平時喜歡的「較粒」口味完全不同),一般台灣的米如果煮成這樣,是沒辦法拿來當爌肉飯的。但是這碗越光米飯,卻以香氣、甜度和飽實感完全克服這個問題。豬肉是採用炭烤口味,雖然蔡桑沒看到調理過程,但是也不必看到了。      因為肉裏的炭香(我不知道是不是備長炭啦)已經說明了一切。    烤得火候恰當的豬肉,油度和瘦度的合奏簡直無懈可擊。最厲害的是這種重口味的醬燒炭烤作法,竟然還吃得到豬肉原本的風味和口感。       越後餅豬,萬歲。       離開了休息站,車加滿油,人也加滿戰力的泉源而繼續出發了。新潟這個地方除了農牧發達,豬牛好吃之外稻米更不用講。而到了日本海沿岸之後,海鮮的美味更是讓人期待。新潟,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魚米之鄉」。有這麼讚的物產加持,也難怪越後的戰國軍神上杉謙信可以所向無敵戰無不勝,更難怪他一輩子為義而戰、沒有什麼領土野心了。  吃飽之後別無所求在庭院發呆的上杉謙信示意圖(誤    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吃,誰還要出去跟那些野人淌混水啊(大誤)!總之,吃完越後餅豬大餐,我的感想就是一個爽字。        

有了大河,我們才有歷史—-漫談「軍師官兵衛」

2020-08-22
 2014年的「軍師官兵衛」一直是我蠻喜歡的大河連續劇之一。       身為一個日本歷史愛好者,基本上是都不會錯過NHK製作的大河連續劇的。所謂大河連續劇的名稱是來自「大河小說」一詞,通常都是一週一次然後播放一整年份的五十集,從主角的幼時一直描述到其晚年。而眾所皆知的,近年的大河連續劇收視率每下愈況,從前幾年的平清盛、八重之櫻,到2015年播放的「花燃ゆ」,不斷創造歷史收視新低。     而這部「軍師官兵衛」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製作出來的大河連續劇。首先是起用傑尼斯帥哥V6的岡田准一為主角飾演「戰國第一軍師」黑田官兵衛。雖然如果就之前的紀錄來看,傑尼斯帥哥主演的大河通常收視率都不會太好,但是之前才以「永遠的0」演技大受好評的岡田,被期待可以打破這個魔咒,而最後軍師官兵衛的收視率也還不錯,算是達成任務。    回到前面的話題。最近幾年的大河收視率不好,雖然可以把原因歸為收視人口越來越少、在日本「テレビ離れ」越來越嚴重和網路媒體的興趣等。但最常被人家提起的還是因為最近幾年的大河主題「不對觀眾胃口」。    那什麼是「對觀眾胃口」的?很簡單,就是戰爭場面多,故事壯大的主題。簡單講,大河連續劇的王道就是「戰國時代」。其實擁有大河連續劇傳統的日本常讓很多台灣朋友羨慕,說他們有文化素養,國民都會看歷史連續劇(因為大河連續劇絕對收視率破20是司空見慣的)。可是想想其實日本的觀眾也是喜歡看大場面、刺激的戰爭劇情的。說起來也對啦,你看像平安時代一堆人出來不是平就是源阿不然就藤原,而且一大堆人名字都平清盛平重盛平忠盛誰是兒子誰是老北誰是阿公光搞清楚都很難了。然後江戶時代身分固定每個人都活得像龜伯一樣,就連也蠻受日本人歡迎的幕末時代再怎麼講都只有龍馬有票房,像「花燃」那種吉田松陰妹妹主演的愛情喜劇(?)硬是就要創歷史收視新低給你看了。    但是黑田官兵衛是豐臣秀吉的軍師,所以不但是戰國時代,而且還是「戰國三傑」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都會登場的戰國時代主要舞台。       說到織田信長我當然要業配一下了:    織田信長家紋T"第六天魔王"                  織田信長黑色短T"天下布武"        看到這部連續劇開頭的青年官兵衛瀟灑策馬畫面,大概很難想到其實黑田官兵衛在這部大河連續劇上演之前,其實形象不是很正面,大概就是那種「聰明但是心裏想法沒人知道」或是鋒芒畢露、懷有野心的不運天才武將這樣。這種印象有很多部分來自於後來官兵衛剃髮之後的「黑田如水」形象。           其實後期的連續劇中的黑田如水形象,我個人是覺得比前面的熱血青年、中期的中堅軍師形象來得有型很多。       不過官兵衛之所以能夠將才能顯露於世,大多要歸功於他的主公(?)豐臣秀吉。但是他的「不運」,也是來自於這位號稱日本史上懷柔社交能力最強的武將。          維基百科裏對黑田官兵衛是這麼描述的:                    黑田孝高(1546年12月22日-1604年4月19日)日本戰國安土桃山時代武將,亦為天主教徒大名。小寺家臣、姬路城主黑田職隆之子,母親是小寺政職之養女小寺氏,其妻為櫛橋伊定之女,兒子黑田長政為筑前國福岡藩初代藩主。 諱為「祐隆」(すけたか)、「孝隆」(よしたか),後改為「孝高」,一般通稱黑田官兵衛,出家法號為黑田如水。以身為豊臣秀吉心腹的立場,在軍略與外交工作方面都相當活躍。與竹中重治(半兵衛)是秀吉身邊最重要的參謀雙璧,對其取得天下的過程有重大影響,後世並稱為「兩兵衛」。         後世對他最強的印象,應該是本能寺之變消息傳到秀吉耳裏,一向仰慕織田信長的秀吉大哭失聲不能自己、幾乎要失去理智的時候,身邊的黑田官兵衛卻冷靜地說:       「現在正是您拿下天下的最好時機啊」       秀吉這才恢復理智,也佩服自己這位軍師的沈著。但也因此秀吉一輩子重用官兵衛,卻也一輩子提防這個可能有潛力幹掉自己的野心與智謀並具的部下。              言歸正傳,其實如果這部大河要挑毛病的話,挑個三天三夜也挑不完。所以其實我覺得台灣很流行的看大河聊英雄、論成敗這種風潮沒什麼意義。因為大河本來就是一種寓教於樂的「連續劇」。雖然說這部連續劇也找了日本戰國史的權威小和田哲男教授作考據顧問,但是不管是在劇情安排上或是人物的描寫,其實跟史實出入的地方不少。      畢竟大家不想看到自己追了半年的連續劇主角突然變成欠譙的混蛋啊XDDDDD      歷史,通常是乾燥無味的。連續劇,通常是有效果和演出的。但是因為有了大河,日本人才開始有了一種可以讓自己進入歷史的入口,畢竟要靜下來看書研究,不是每個人都作得到的事。不過我一直覺得,不是因為日本有歷史,所以才有了大河。相反地,我一直覺得日本有了像大河這些娛樂媒介,日本史才真正有機會進入日本人心裏、成為日本人生活文化中的一部分。畢竟一個國家的歷史,不是你出生在這個國家就有資格擁有的。任何人還是需要接觸、需要學習、需要體會之後,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和風俗,才有機會成為你的血肉。       所以,就讓我們繼續享受這種從過去歷史遺產中創新出來的高度娛樂吧。

戰南北,戰粽子,超級健康。

2020-06-25
端午節快過了,果然今年大家又開始在戰南北粽了。一邊說另一邊是3D油飯,然後一邊說另一邊舌頭有問題連豬油和麻油都吃不出來。每年這個應景的題目不見降溫反而越演越烈,讓有些朋友都出來說「台灣才多大而已戰這個很無聊」。   當然不無聊。   頭家在日本學民俗學的。民俗學的根本就是整理各地的民俗事象,然後從中整理出各地的差異,也提鍊出各地共通的「日本」元素。民俗學興起的時期,正好也是日本「文明開化」接受西方文明最積極的時代。當時的日本傳統常被視為「故陋」,是讓日本無法進步的原因。但是正因為民俗學的田野調查和事象分析,讓這些日本元素得以留存,也才有我們今天愛好的日本文化、也才有機會讓WAKAMUSHA這種「和魂台才」的品牌誕生。   若武者值得驕傲的戰國狂潮系列   在日本學習和調查的過程中,「食」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元素,而我也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例子。像是我某個學長來自香川縣,就曾經在酒過三巡之後豪言「香川以外的烏龍麵都不是人吃的」。然後名古屋來的學弟也直接說「豬排上如果沒有味噌的話根本不是豬排」,最後關東和關西的同學們分成兩邊,開始爭論到底蕎麦麵和烏龍麵誰才是真正的麵食王者。   結果第二天由身為「外樣」的小弟我拿出統一肉燥麵和維力炸醬麵泡給大家吃,得到大家一致「台灣泡麵讚えあ」的好評後結束了這場美食戰爭。   四國當地人介紹的烏龍麵名店「めりけんや」 四國高松市的烏龍麵「めりけんや」。 – Spherical Image – RICOH THETA 我覺得的關西最強蕎麦麵,京都「へん古」   這些日本朋友們,都有他們對自己代表食物的堅持,這是他們對自己鄉土的認同。但在這些認同之上,沒有人懷疑自己身為日本人的驕傲。應該說,正因為他們可以共享生在日本的驕傲,所以他們才有爭論這些美食經的空間。   台灣何嘗不是呢?   當我們今天在爭論粽子到底要水煮還是蒸的,到底要不要加花生,到底瘦肉還是肥肉才對,到底要配花生粉還是東泉辣椒醬的時候,你主張的都是你生長記憶裏的味道。而我們也在這些過程中開始確認我們身為台灣人、台中人、台北人、南部人……等等的身分認同。最後,我們站在同為「台灣人」的土台上,互相誇耀自己的熱愛鄉土的心。這有什麼不好的?總比我們小時候被教唱「踏雪尋梅」結果別說雪了林北連梅花都沒真正看過,明明住在大甲溪畔結果國文都在上「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好上一百倍吧。   之前我出了一款「地府牌泡麵」的衣服和抱枕,結果就被一堆會一點日文的人在那邊說「沒水準」啦,「抄襲」啦。講難聽點,這些人就是不敢面對自己的鄉土和成長空間。彷彿講日文或是捲舌講京片子就比較標準。他們對於台灣的思念,僅只於回台灣時吃吃路邊攤和媽媽煮的飯,然後繼續向身邊的人秋條說自己在日本工作好像很厲害這樣而已。   讚えら地府牌泡麵   有一些人會說「粽子也是中國來的中華文化」。那又怎樣?我們WAKAMUSHA也作了很多日本元素的東西。但是只要是我們產出的商品,那就是如假包換的台灣製造。粽子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深化,早就已經是我們台灣自己的文化。而這些戰南北的過程,都是在培養大家對於鄉土的了解和熱愛。久而久之對於我們的文化素養和國族認同,都是健康而值得鼓勵的。   但是肉粽還是不要加花生喔謝謝。

出陣!真田丸!—-老板的戰國兵人挑戰

2020-05-24
搭給厚,我是老板蔡桑。   我想只要是戰國同好,應該都有擁有戰國部隊的夢想吧!尤其是像大河連續劇「真田丸」開頭的那個騎馬衝鋒畫面,簡直讓我們這些戰國肥宅熱血沸騰。 當然,WAKAMUSHA也有許多真田幸村系列的商品,不過男孩子(?)也會想有擁有實體比較過癮的。在日本留學的時候,老板就常常在博物館看到許多「戦国ジオラマ」,也就是戰國時代的各種縮景模型。這些模型簡直讓歷史控愛不釋手,可是真的要買一組在家裏的話又是花費驚人,一組動不動就幾十幾百萬日幣在起跳。 好的,那麼就發揮我們的DIY魂像組鋼彈一樣自己來組吧!不過雖然各種軍事模型坊間不少,但意外地戰國兵人模型卻是少之又少,老板找了半天,除了扭蛋食玩類的戰國武將外,戰國兵人卻是幾乎絕種般的存在。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發現俄羅斯一家叫ZVEZDA(紅星)的模型公司,有出產這種戰國時代的兵人。於是老板買進了幾盒,準備來試試有沒有辦法實現男人的夢想(?)   包裝就是這樣,雖然是日本武士但是充滿各種異國風情(?)槽點。   總之開始組合。從小玩模型的時候我就是個手殘,我想這次應該也不會高明到哪裏去。 然後打開是這樣的。 其實細節做得蠻精緻的,還親切地附上了超小的織田和武田家紋貼紙。不過因為這次蔡桑想做的是真田赤備隊,所以暫時用不上這個家紋貼紙。然後隨包還附了產品廣告卡,一看就知道ZVEZDA是間軍事模型的內行エア公司。然後裏面還有幾個莫名其妙的零件和一張奇怪的卡。看了看之後我才發現,這組兩人一組的模型,似乎是用在這間公司設計的某種戰棋上用來當棋子的,而那張怪卡應該是桌遊的計分方式之類的。   不過雖然我一直因為手殘所以很小的時候就放棄組模型這個興趣了。但是我還記得好像小時候看過模型要在拆解組裝之前就把顏色上好才不會到時候細節上不了色。好的,那我們就開始吧! 呃……就當我覺得好像還好的時候,要在模型背上的旗指物上畫上六文錢家紋的時候馬上就吃屎了。 ……幹這到底三小。果然我有先買列印用的透明貼紙是對的。畢竟這個兵人組起來只有2.4公分啊幹。     然後經過一番惡戰苦鬥過程還幹幹叫的過程,終於塗料乾了然後把它先組了起來。 幹不愧是手殘的我,這個兵人真的小到我稍微力氣大一點就把馬前腳折斷了。組合完之後,再把剛剛剪下來沒塗到色的部分補上顏色。 好啦我知道前腳斷了啦。   不過說真的,這組模型雖然小,可是對孔和設計都還不錯。只要不是太細的部分,幾乎用轉的不必用到工具就可以拆下來。而且也不必用到模型膠就可以組合起來。   有沒有,和旁邊的壓克力顏料對比你就知道這組戰國兵人到底多小。 小到這種程度,連哀鳳都對不了焦了。但是組合起來還蠻有成就感的。 登楞。   這次算是好幾十年來老板第一次重新組模型。雖然專業玩家看起來應該很醜,但是其實過程真的蠻開心的。今天花了一點時間只先組了兩隻,不過熟能生巧之後應該會越做越漂亮吧!說真的,開這間店雖然賺錢也是目的之一,但是像這樣和同好分享資訊和雜感,其實才是真正讓我開心的地方。所以這次這個模型雖然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我也賺不了錢,不過還是有點小爽。還請大家祝福我趕快完成一狗票的完整真田幸村赤備隊吧! 然後最後當然要業配一下。點擊下面的照片就可以看到我們WAKAMUSHA的炫麗真田系列商品啊!